周锦辉:以更开放迎澳门博彩业新世代

就澳门特区政府修改《娱乐场幸运博彩经营法律制度》咨询文本的出台,全国政协委员、澳门中小型企业联合总商会会长周锦辉表示,这关系着数十年来维系澳门经济命脉的龙头产业未来发展,当中牵涉数以千亿元的生产总值、数以千计企业的经营和数以万计从业人员的就业问题,必须慎而重之。



高水平开放促发展



根据《澳门基本法》第五条规定,“保持原有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社会制度的不同,决定经济体制的不同,资本主义制度的核心价值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重点是自由竞争机制,故不能以压制数量造成寡头垄断。澳门实行自由经济市场悠来已久,就承批公司批给数目而言,咨询文本中表示“质重于量”,值得商榷。



诚然,“质”与“量”应并重,因为“质”和“量”本身就没有任何抵触与矛盾,加之文本中并未对“质”划出客观准则,期望的“优质”只是主观要求。倘在压制数量的前提下未来出现“质”的下降,就会无以为继。



澳门作为自由经济市场,博彩业过去二十年之所以迅速发展,并自○六年起超越拉斯韦加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体量大,特别是在当前经济放缓大环境下,压制数量只会造成缺乏竞争的局面。有鉴于此,应以高水平的开放推动经济高质量的发展;故步自封甚至“收缩”,只会不利行业健康发展。



批给期限差异区别



在批给期限方面,应划分为新投资者和固有投资者两方面,两者需作出差异化区别。对新投资者而言,透过鼓励其参与从而引入新的竞争机制,这是促进博彩业做大做强的良方。建议应以新投资者的投资额度为参考。若投资额达数以百亿元,则应给予二十年经营限期;对固有投资者而言(现有的六家博企),经营限期则应相应缩短。



另外,就加强对承批公司的监管,这一点毋庸置疑。咨询文本提及的,包括公司资本、常务董事等制约更必不可少。他表示,尤其应借鉴○二年赌权开放时出现有承批公司“无本生利”的经验,政府必须对承批公司的投入发展资金提出要求和监管。



至于利润分配方面,承批公司依法履行税务责任后,可建议参考香港上市公司对股东利润的分配形式,规定必须保留一定年期的营运成本,并需引入独立第三方及具资格的会计师每年发出文件,综合考虑和评估承批公司在借贷、融资和现金流的比率,证明公司现金流健康,以保障承批公司的日常营运及员工就业。



体量更大保障就业



在雇员保障方面,这一点与批给数量一脉相承,只有更大数量和体量,雇员才可获保障和发展空间。他重申缩减承批公司数目,对雇员的保障反有害无利,故应采取开放的态度综合衡量,以保障雇员在博彩企业中的稳固发展,并透过竞争机制,促使雇员增加“向上流”和“向横流”的发展机率。一旦缩减承批者数量,原有的博企员工就会陷入被裁减的情况(因新承批者未必可实时吸纳所有被裁减的员工),影响社会就业状态,造成社会不稳定因素。



另一方面,特区政府亦有义务尽快启动业界专属行业法规,透过专业的认证制度,才可令行业达更高层次的专业化,以及从业员得到更大保障。



数量素质同时跃进



周锦辉表示,据最新统计,全球博彩合法化的地区已达150多个,达全球国家的75%。据美国商业信息的全球博彩报告,一九年博彩业已成为一个每年全球国民生产总值(GDP)达5,000亿美元的世界性产业。故未来澳门博彩业的发展,需在数量和素质同时跃进,以更开放的政策迈向新时代博彩业的发展,绝对不能故步自封,才能确保澳门在全球博彩业的领导地位。

首頁
註冊
登入
關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