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理工學院:加强博彩中介监管的建议

澳门特区政府正就修订《娱乐场幸运博彩经营法律制度》进行公众咨询,当中包括加强博彩中介业务的监管。博彩中介人主要为娱乐场介绍或组织高注码赌客来澳,推动整体博彩收入,在娱乐场肩负多重角色,包括市场推广、旅程安排、泥码销售、信贷实体等。



尽管特区政府于2009年修订有关规范博彩中介人的行政法规;一五年“多金”事件后,监管当局更针对中介人财务及营运等方面制订相关指引,但博彩中介日常营运仍依循行业惯例。过去小部分从业者及其合作人不规范的业务操作,常被国际媒体报道与引述,让社会对博彩中介人形成负面形象。本文旨在探讨加强博彩中介人监管及有关的措施,冀推动中介人及其业务可持续发展。



需正视贵宾厅合法性



贵宾厅或贵宾会是博彩中介的传统经营模式,业务具有相当历史和习惯。贵宾厅一般是指博企与博彩中介人签订博彩中介合同,中介人承诺每月完成一定数量的泥码销售额,因而获博企许可,在专用博彩区域工作。但这些厅主并不承包贵宾厅内的赌桌营运,所有博彩管理和操作仍由博企负责。中介人则可在所属的博彩区域内设立自主管理的账房和市场团队,对博彩的实际营运具一定影响力。



由中介人主导的贵宾厅,存在的法律基础仍较薄弱。在法律监管方面,只有规管博彩中介人的行政法规。现行博彩法律并无明确界定何谓贵宾厅。虽然贵宾厅作为本澳博彩市场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合法性却值得商榷。监管当局应着力堵塞有关法律漏洞,正视贵宾厅的存在。



审查引入咨询人制度



监管当局应针对博彩中介业务的行业特性,制订适当的法定要求、监管标准、营运指引及风险管控。



首先,当局应加强适当资格的审查,提高博彩中介人准入门坎。现行针对中介人的适当资格及其业务性质尚有模糊之处。对中介人的适当资格,监管当局应订立明确和严格的审查标准,扩大适当资格的审查程度和范围,尤其是加强审查和监察申请人的背景、品格、资金来源等。



同时,当局应清晰界定主要雇员的定义,把所有从事中介业务的管理人员纳入规管体系,从根源和制度上杜絶不具备资格人士,以受雇、投资入股贵宾厅或其他形式参与博彩中介业务。



为确保中介人及其合作人的适当资格,当局可透过业界合作,在现行审查机制中探讨引入咨询人制度的选项,要求申请人提供数名行业咨询人甚至保证人,证明其道德品格及能力。当监管当局对申请人的背景或资料有合理怀疑,可直接联系咨询人了解情况,并主动介入和调查。



建资金营运监控机制



对博彩中介人的财力,监管当局可参照博企的财力审查,要求中介人必须具备适当财力,并须受政府持续及长期的监察及监管。现时规定的中介人保证金仅为十万元(澳门元,下同),与博彩中介的业务量完全不成比例。对于财力的持续监控机制,当局应按中介人日常业务的资金需求,恒常检讨与调整,通过监管指引规定贵宾厅营运资金必须维持在一定比率。



鉴于中介人每天经手资金庞大,当局可按业界实际情况,建立营运风险计量方法,灵活更新各项指标,特别是根据每一中介人的营运规模(如贵宾厅和承包赌桌的数目)、泥码销售额(如过去一年的月均转码数)、客人未偿还的博彩信贷总额,以及其他风险(如市场风险、业务周期、境内及境外业务情况)等,评估业务营运风险,并实行中介人分级制度,动态调节相应的资本、保证金、储备要求、大额风险承担限额等,确保业界体系稳建、信贷风险在可控管范围内。



为杜绝任何非正规的业务操作(如过去的非法高息集资行为),对中介人的融资和借贷行为,可参照博企的规定。当中介人单次或一年内累计向第三方借款超过五百万元的债务或给予其客户的信贷额度超过三千万元时,须把有关事实通知政府,监管当局可根据中介人的具体情况进行评估,避免中介人出现严重财务危机或流动性风险。



另外,当局应加强中介人财务管理和透明度,中介人应采用符合国际标准的会计制度,如强制要求使用本澳明年适用的新《财务报告准则》,其账目须经独立核数师审核,以确保相关会计处理的准确性和合规性。中介人亦应设立完善的内部管控制度,定期审核和测试作业程序是否合规,以及与有关当局建立恒常的通报、合作及沟通机制。



中介人更名重新定位



亚洲博彩市场主要依赖内地旅客,内地近年打击跨境赌博的措施,对本澳以至亚太区的博彩业产生影响,特别是今年三月一日施行的《刑法修正案》,当中的新规定更列明组织中国公民参与国(境)外赌博,可判处有期徒刑。在国家政策和新赌博刑法下,博彩中介人一直以来组织、招揽内地赌客来澳耍乐的中间人模式已不合时宜。因应澳门旅游发展规划,以及在粤港澳大湾区内角色定位,博彩中介人应从单纯的掮客转型为以休闲旅游服务导向的模式,提供全方位的旅客配套服务。博彩中介人亦应重新更名为综合度假村服务提供商或其他更恰当的名称,以配合本澳建设为世界旅游休闲中心的发展定位。



澳门可借鉴外地对博彩中介业务的定位,明确中介人的辅助性质角色。参考美国内华达州和新泽西州的博彩法,拉斯韦加斯和大西洋城娱乐场里提供同类型博彩中介服务的营运者,其名称分别为独立代理和辅助性的娱乐场服务业企业。新加坡的博彩中介人称为国际市场代理。狮城在最初立法开赌时把博彩中介业务直接称作赌团,其后于一三年修订为现时的名称。这些博彩中介人均协助当地娱乐场引进优质旅客,并提供整套旅游行程服务,其法定名称均无赌博或博彩字眼。三地博彩中介人获允许的业务范围是以辅助博企拓展海外优质旅客为主,目的是促进当地旅游业及综合度假村的整体发展。



加强监管迎发展机遇



因此,监管当局可根据博彩中介人的特殊性和行业现况,配合澳门社会和经济发展方向,优化有关博彩中介业务的监管制度,提高业界经营透明度,以更合适的方式重新定义博彩中介人在娱乐场的工作内涵,明确其行业角色和营运模式;并应制订相关的博彩中介业务指引,避免业界在境外拓展业务时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面对澳门旅游娱乐业的转型升级,博彩中介人应积极适应产业变革,摒弃传统招揽模式,减少依赖豪赌客,善用本身的服务网络和推广经验,针对海内外优质客户的需求,辅助博企提供个性化服务。博企与中介人可凭本身的优势与韧性,携手开拓不同地域的客源市场,逐步建立起有效的优质旅客服务模式,丰富以休闲为核心的旅游服务体系,迎接本澳旅游娱乐业高质量发展的新机遇。

首頁
註冊
登入
關於